对于家庭背景对大学生未来发展产生的影响,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柳卸林表示,“我们这一代年轻时中国很贫穷,我们要走出山村、要有知识,所以我们都希望成为知识分子。现在家庭收入高的孩子衣食无忧,他们对于科学道路的选择更多是精神追求。”

对此,伽马数据分析师吕惠波认为,这种所谓价格战正是抖音战略手段的一部分。鉴于微信已先入小游戏市场,并且在产品积累和用户规模上已经快速成型,为从腾讯手里争夺更多的开发商产品资源,抖音分成比例必须具备优势,并且腾讯本身在分成比例定位上也被许多开发商认为偏高。